了缘建盏说“曜变”(之五)

发布时间:2019-01-30 15:20        

不少人问,到底宋徽宗有没有见过“曜变天目盏”这样的东西?这种问题不好回答。如果专指静嘉堂那件曜变天目,那回答是肯定的,没有见过。因为,这件普品进不了皇宫。

如果说指“异毫变”的建盏,宋徽宗肯定见过,作为国家的一哥,也是宋代收藏界的最大玩家,怎么可能没见过?也许要被追问,那宋徽宗为什么没写进他的《大观茶论》里?

宋徽宗当然不会听我们指挥,他也不会什么都写进书里。我们只就他对建盏的描述看看他说了什么?《大观茶论》这样告诉我们:“盏色贵青黑,玉豪条达者为上。”

这里明确告诉我们:1、色贵青黑;2、玉毫条达。古人往往把兰色当青色讲,实际上讲的是黑中有兰的底色。玉毫条达,这里并没有讲兔毫、鹧鸪斑毫或者是其他毫,而只讲“玉毫”,这里先留下伏笔,以后用实物讲宋徽宗“玉毫”是什么意思。

今天着重介绍我一直在使用的苏东坡当时收藏的建盏,我名之为“东坡御龙盏”。

先看宋代大玩家之一的苏老先生在《游惠山》里是怎样描述建盏的:

“敲火发山泉,烹茶避林樾。

明窗倾紫盏,色味两奇绝。

玩盏品茶者,当能对东坡的见地发自会心一笑。关键在后两句,“明窗倾紫盏,色味两奇绝。”把手中盏轻轻倾斜对着窗外照进的阳光,七彩斑斓的色变即刻涌满盏壁,波光汇聚,流光溢彩,妙不可言,这说的是色之变、之动; 茶汤进盏,含铁奇高的建盏本具软化水的功用,在适当的水温下,醇化了的茶汤,让喉感极佳,这正是苏东坡老先生“色味两奇绝”的本意所在。本人经常拿其它杯子泡同样的茶酒比较,高下立判,东坡之盏总是绝胜。

我们具体从该盏形、质、色、纹、意来多说几句。

取束口盏形,以配合斗茶之需,使茶水不易溢出,符合儒家的道理,“随心所欲,而不逾距”。

不用多说,其胎土、其釉皆取自建阳一带富含铁质的材料,用古法柴窑,高温一次成型。底款“供御”,显然入过内廷。

呈茶叶末色,由于施釉肥厚,镜面效果明显,与其纹相连而显出千姿百态。

取兔毫和鹧鸪斑毫,釉肥厚,玻化性强,少许阳光即七彩斑斓。光随壁转,光耀喜人。

该鹧鸪斑与唐代仕女手下的撇口盏纹相似,取自鹧鸪胸前羽纹。

(唐代仕女手下的撇口盏) 

最为难得的是各种鹧鸪纹形成不同的图案,极像抽象画,得宋代另一玩家米芾在《研山铭》所说“极变化,合道门”之意。其中一幅画就是本人为该盏起名“东坡御龙盏”的缘由。

(东坡御龙盏)

从该盏,诸位可领略宋代人所讲的“异毫变”,请欣赏几张手机拍的该盏图片。